首页 | 区委领导 | 办公室工作 | 组织工作| 精神文明工作 | 北辰文明人 | 统战工作 | 政法工作
您当前的位置 :天津北辰区委 > 史志园地 正文
抗租铁汉张士英
2018-06-11 11:05
  

    清朝末年,发生了这么一件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。故事发生在天津武清县侉子营(现天津市北辰区大张庄镇仁和营村),村上居住着二十几户贫苦农民,他们依靠租种外乡财主穆巴的一百多亩薄地,以维持生计。但这片土地是属于低洼盐碱、十年九涝的贫地,每年的庄稼都像烟袋杆似的收成无几。

    话说这一年到收租的时候了,大财主派管家和几个家丁到侉子营收地租,这年侉子营是大灾之年,发生了涝灾和蝗灾,几乎是颗粒无收,农民们只靠抓蝗虫和挖野菜维持生活。可是财主不管你灾不灾,只要租了地就要交租。农民们实在交不起租钱,所以管家及家丁们收了几次租也没收成,与老百姓发生了几次冲突。财主知道后非常生气,就到武清县衙告状,状告侉子营农民抗租不交,并且给县令送了一笔钱。县令是一个见钱眼开的赃官,马上派人去侉子营抓带头闹事的。衙役们来到侉子营,把全村的男女老少全聚在一起,问道:“谁是带头人?”这时,从村民中间站出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汉子,说道:“是我,张士英。”衙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过来锁张士英,老百姓们往前拥,但常年吃不饱穿不暖的老百姓哪是身强体壮的衙役的对手。不一会儿衙役们就制服了老百姓,把张士英带走了。村民们一合计,一部分人就跟着去武清县衙。当张士英被带到武清县衙后就马上升堂了。县令一见张士英,先冷笑一声,眯着一双老鼠眼,一拍惊堂木问道:“下跪何人?”

“小民张士英。”

“你可知本官为何传你到此?”

“小民不知。”

“大胆刁民,你可知罪?”

“小人不知。”

“你欠租不交,并带头闹事,还敢胡搅蛮缠,给我拖下去,重打四十!”

“小民冤枉!”

    衙役们把张士英按倒在地就“啪啪”地打了四十大板,张士英被打得皮开肉绽。这时站在大堂外的老百姓们都喊“冤枉”,老人、女人、孩子也都流下了眼泪。“谁胆敢再闹就同他一样。”县令指着被打得昏迷不醒的张士英喊道。县令命衙役用冷水把张士英泼醒,问道:“你可知罪了?”

“大人,小民冤枉啊!”

“大胆刁民,欠租不交还喊冤枉。”

“大人,今年我们这连连遭受涝灾、蝗虫灾,连饭都吃不上,让我们如何交租啊!”

“住口!我不管,俗语说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你不交租就别想出去!”

“大老爷,你身为父母官,为何不为我们着想啊!”

“住口!大胆刁民,还敢胡搅蛮缠,来人呀!把罪犯押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铁汉张士英就被押入大牢。他寻思:你财主有钱,我不怕挨打,看你有多少钱送给这个赃官,我反正就是不交租。张士英在牢里过着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生活。乡亲们想通过各种渠道疏通,怎奈没钱,所以张士英就忍着疼痛,准备与财主周旋到底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财主一看还收不到租,就又给县令送了一笔钱,县令就又把张士英打了一顿。当天晚上,县令与师爷合计:只要张士英一天不死,那个倒霉鬼(指财主)就会不断给我们送钱。这个赃官一想起钱,就眯起老鼠眼想着这条财路来得真快呀!就这样张士英隔段时间就挨打,每次伤势刚见好转就又被打得皮开肉绽。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两年之久。一天财主突然醒过神来,心想:这两年我给那个赃官送了多少银子,可地租还收不到,不如算了吧!不然,我也实在给不起了。就这样他也不再逼租了,也不再告状了,只到县衙大牢看看张士英是何硬汉。他一见张士英就说:“幸亏你是屎鹰,如果是黄鹰,我非被你吃了不可。”就这样,没过几天,张士英就被放出来了。全村老百姓都为这铁汉欢呼,周围村民也前往看望、慰问。张士英依靠顽强毅力带领全村乡亲抗租的事,被后人传为佳话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: 天津北辰区委
   网站链接
  和平区委 | 河西区委
中共天津市北辰区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津ICP备 12006439号-1
中共天津市北辰区委宣传部 V13.2.9 地址:天津市北辰区北辰道389号 邮编:300400